您的位置:首页 > 绿色生活 > 绿色生活新闻 > 正文

碳排放税吹向澳洲(图文)

时间:2011年08月03日 13:31  来源:互联网  已被浏览10次  评论0

   围绕全球气候变暖的经济谈判以及发达国家通过税收来进行碳减排的迹象,已经越演越烈,如今,这股风已经吹向了澳大利亚。

  澳大利亚总理吉拉德最近宣布,计划在明年7月1日起在全国范围内开征碳排放税,三年后还将引进碳交易排放机制,以降低澳大利亚碳排放。(安全管理交流-www.riskmw.com)

  在澳大利亚之前,欧盟已经率先通过碳排放交易体系,包括中国的航空公司在内的全球航空业将在明年1月1日起被纳入欧盟的碳排放交易体系中。

  

碳排放税吹向澳洲 海外投资拉响减排警报

 

  而此次澳大利亚征收碳税,又将牵动对大宗商品和能源进口需求巨大而又同时在澳大利亚布局投资的中国企业的神经。分析人士认为,长远看来,澳大利亚碳排放政策的实施是迟早的事,这很可能再次抬高国内企业赴澳投资矿业等能源企业的成本,并提高澳大利亚能源矿产品出口的价格。

  碳价机制两步走

  早在两年前,澳大利亚就已经在酝酿实行碳排放交易机制,如今,相关细节终于出炉。总体来看,方案的前三年将采取征收碳税的形式,之后过渡为碳交易的市场机制。

  根据澳大利亚总理吉拉德公布的细节,澳大利亚政府计划于明年7月1日开始,对该国的矿产、能源、交通等行业500家大型企业碳排放征税,价格为每吨23澳元(约合160元人民币),征收价格每年按2.5%的幅度增长。而从2015年7月1日开始,澳大利亚拟开展碳交易机制,碳价将由市场决定,同时,政府每年发放的配额数量将会实行“总量控制”。

  据悉,受控于碳价的企业名单包括,国际电力(International Power)、TRU能源(TRUenergy)等电力企业,布鲁斯科(BlueScope)、一钢(OneSteel)等钢铁公司以及力拓(Rio Tinto)、必和必拓(BHP Billiton)和伍德赛德(Woodside Petroleum)等矿产资源和石油巨头。将被征收碳税的这二氧化碳排放总量,占到了澳大利亚总排放量的60%以上。

  由于澳大利亚严重依赖其丰富的煤炭储量进行发电,因此,澳大利亚是世界上人均碳排放最多的国家之一。此次向“高耗能”企业征收碳排放税,也是为了发展清洁能源。

  目前,澳大利亚80%的电力供应来自于火电,澳大利亚希望,通过投资超过130亿澳元瞄准清洁能源项目,到2020年,澳大利亚的碳排放能够减少5%,到2050年减少80%。

  成本或不断上升

  尽管碳税计划的最终目的是减少碳排放,但将直接导致澳大利亚能源企业甚至是消费者的成本的上升。

  澳大利亚财政部长韦恩·斯旺在当地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就算了一笔账。引入碳价机制,电费将上涨10%,天然气费用将上涨9%,食品和日用品成本每周将增加近1元。这将会使澳大利亚民众的生活成本提高约0.7%。

  而澳大利亚的矿业巨头力拓也在碳排放税发布的当天发表声明称,碳排放征税将导致澳大利亚出口商的运营成本上升,尤其是在铝、煤炭和矿石领域。这将不可避免地阻碍在澳投资和就业增长,削弱澳大利亚出口产品的国际竞争力,但并不能降低碳排放。

  在澳大利亚有大量投资的英美资源集团也持同样看法,认为这将把澳大利亚的煤矿产业投资以及4万个工作岗位置于危险之中。

  值得注意的是,铝、煤炭和矿石领域,也正是中国企业最近几年希望在澳大利亚投资开拓的主要产业领域。这也意味着,要想在矿产资源丰富的澳大利亚通过投资分上一杯羹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投资成本上的不确定性开始变得越来越大。

  比如早在2004年10月,兖州煤业就曾以3200万澳元的价格收购澳大利亚南田煤矿,2009年,兖州煤业再次出手,以35.4亿澳元收购澳大利亚的Felix Resources 100%股权,今年5月,兖州煤业又出价逾35亿澳元购买澳大利亚煤矿企业Whitehaven Coal(WHC.AX)。

  而在铁矿石领域,宝钢、鞍钢、中钢、中铝等央企更是频频出手,中铝公司不仅成为力拓的单一最大股东,还一度希望投资澳大利亚的铝土矿项目,不过最近由于各项成本大增而最终选择退出。

  “即使目前中国的企业投资澳大利亚的中小矿业和能源企业还不会受到碳排放征税的直接影响,但从长远看来,在节能减排上要付出的成本将会比以往要增加。”澳大利亚矿山巨头的一位中国区管理层对本报记者预计,比如以后再赴澳大利亚投资矿业和资源领域,审批过程可能要比现在更加复杂,政府方面将不仅仅简单从经济效益出发,还会同时关注企业将采取什么样的措施减少碳排放,甚至在这些方面设置一些门槛。

  澳大利亚铝业委员会执行理事长Miles Prosser就预计,如果碳排放征税实施,相关产业将难以吸引投资,如果失去了这些投资,对澳大利亚是一个伤害,但是全球温室气体排放不会减少。

  而更严重的影响是,开征碳税后的企业如果通过降低产量、采用新技术、提高价格等转移成本,这部分成本很可能会经过流通环节转嫁给下游承担。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每年就从澳大利亚进口大量的资源,根据上海有色网的统计,目前,我国除了是澳大利亚最大的铁矿石进口国,2010年澳大利亚向中国出口的锌精矿占中国当年锌精矿进口总量的35%,排第一;铝土矿约占24%,排中国铝土矿进口量的第二位;铅精矿以13%的占比仅次于秘鲁、美国,排在第三位。

  能否实施尚存变数

  不过,目前宣布的碳税计划还有待澳大利亚的议会审议,澳大利亚总理吉拉德的计划是,争取在年底前获得通过并正式立法,但这一计划的通过并不会很顺利。尽管政府承诺对产业界进行数十亿澳元的补助,并对全国880万个家庭中的约570万家庭实行减税或补贴,但来自产业界、民众和反对党的抗议声依然高涨。

  除了矿山和能源企业,开征碳税的计划也遭到钢铁厂商的反弹,包括博思格钢铁公司(BlueScope)、一钢(OneSteel)在内的钢铁厂均警告此举将导致关厂并裁员。博思格钢铁公司就预计,每年多出3亿~4亿澳元的碳税将迫使该公司关闭位于新南威尔斯(NSW)的Port Kembla钢铁厂。

  值得注意的是,澳大利亚前任总理陆克文此前就曾提出过碳排放交易方案,不过在澳大利亚联邦议会上曾多次受阻。而陆克文的下台,直接原因也是因为其要对澳大利亚的矿业企业征收范围广泛的资源税。

  因此,吉拉德接替陆克文担任工党领袖后也做出了妥协,不仅修改了资源税征收的草案,将征收范围缩小到只针对铁矿和煤矿,还改变了陆克文一步到位引入碳交易机制的做法,打算分步骤进行,先实施固定碳价机制,再引入碳交易机制。

  虽然这样的方案依然饱受矿产、能源企业的指责,但该方案已获得包括绿党和一些独立议员的支持。由于绿党在澳大利亚参议院掌握着可以打破平衡的关键票数,这也增加了碳税计划在今年下半年获得澳大利亚国会通过的可能性。

  不过,相对于工党的碳排放税方案,反对党联盟则在不遗余力地推行其“直接行动”计划,即不征收碳排放税。他们提议从政府收入里设立一个减排基金,用来购买工业和农业所制造的碳排放指标。对于大排放企业,则设立“奖惩分明”的制度:排碳越少越可获得更多补贴;反之,排碳如超过规定限额,则要缴纳相应罚金。

  “碳排放税的具体方案还可能会有变数,将是各方政党博弈的结果,毕竟各方都需要为2013年的大选争取政治筹码。”一位长期关注中澳矿业资源领域的业内人士预计

责任编辑:wdh

发表评论(共0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