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绿色生活 > 绿评 > 正文

垃圾处理:政府与民众理念的交织

时间:2011年05月26日 13:44  来源:互联网  已被浏览269次  评论0

  5月23日,数十名会江村民到广州市城管委集体上访,一份5000人签名的意见书因不符合“居民提供真实姓名和电话、住址等基础信息”的要求而“只能算一张反对票”。5月25日的南都社论对此表示,政府在重大事项前的“风险评估”必须要从细节着手,以保证整个过程的透明、公正。对此,笔者表示赞同,但同时也注意到,政府和民众对于“风险”一词的理解和认知并不一致,甚至存在着巨大差别,如不厘清这一差别,继而建构两者之间的关联,关于垃圾焚烧厂的选址争议必将愈演愈烈。

  先来谈谈政府理解的“风险”概念。在数日前结束的广东省重大事项社会风险评估会议上,朱明国副书记曾表示:“对事关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的重大决策、重大政策、重大项目、重大改革措施等事项,在出台和实施前,都要进行系统科学的预测分析和社会稳定风险评估。”省维稳办专职副主任叶敏辉也称:“三个人中有两个人反对,就是绝大多数人反对,那这个事情就不能实施,要暂缓。”不难发现,政府语境中的“风险”主要是对社会秩序是否稳定的一种考量。

  再来说说民众理解的“风险”概念。2009年9月,番禺的一些居民陆续得知了政府将在自己的小区附近建造一座垃圾焚烧厂。在看过李坑居民的惨况,以及了解了关于垃圾焚烧技术的一些知识后,不少番禺居民开始意识到一旦垃圾焚烧厂建造在自己居住的小区周围,这将意味着自身的生命健康、安全将遭受巨大风险。也就是说,番禺市民理解的风险主要是对于当地环境、人体健康所造成的危害。(安全管理交流-www.riskmw.com)

  对照对于“风险”的两种认知,我们可以轻易发现,政府讲的一套主要是宏观政治领域的社会稳定,而番禺市民讲的则主要是个体或者是小部分群体的生命健康问题。如何为两套认知逻辑架起一座桥梁,这是政府和民众都需要思考的事情。

  从纯逻辑的角度来看,如果番禺市民意义上的“风险”得以化解,那么政府所担心的社会稳定的风险自然也就荡然无存了。当然,实际操作起来,垃圾焚烧厂的选址必是一件纷繁复杂的事情。不过鉴于目前所有五个候选地址都遭遇了不同程度的反对,甚至有个别的靠近临近市县的选址还面临着其他地区政府的抗议。在这种情况下,政府无论从建构官民互信的角度出发,还是从消除社会稳定风险的角度出发,以身作则当是最好的选择。

  按照美国法学家约翰·维特在《事故共和国》中所提出的建议,政府理当站在风险的最前列,即政府应该考虑将被民众认为具有重大风险的项目与自身做一个绑定。笔者认为,这一逻辑尤其适合在中国社会推广,一方面,政府掌握了行政、科学等方面的绝大部分力量,是最有能力抵抗民众所担忧的“风险”的机构;另一方面,作为中国社会稳定和发展的中流砥柱,政府更有责任担负起消除民众“风险”的行为。惟有这样,政府与民众所理解的两种“风险”才能双双消失。

责任编辑:wdh

发表评论(共0条评论)
最新评论

热门排行

  • 国内
  • 国际
  • 本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