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绿色生活 > 绿评 > 正文

没有社会共识如何能禁烟

时间:2011年05月03日 17:20  来源:互联网  已被浏览118次  评论1

  五一劳动节之后,烟民们看来将要过一段相当痛苦的日子,所有公共场所禁烟曾是咱对世界的庄严承诺,后来一直没做到。这种跌面子的事儿如何可能?结果就有了这个五一劳动节之后公共场所全面禁烟,以及其他很多禁烟措施。(安全管理交流-www.riskmw.com)

  实话说,我就是个烟民,而且现在看来也没有啥戒烟的迹象,一手香烟一手笔是文人的经典形象,现在则是两指香烟一键盘,戒烟这事儿对我来说挺容易的,戒了好多次。但咱基本算是有公德的人,除非是得到允许或者在可以吸烟的场合,一般来说不会拿出烟点上。最大的例外是在酒场饭局当中,那肯定是公共场所,可俗话说“烟酒不分家”,不抽烟的酒局是维持不下去的。

  而这种习惯想必不是我一个人。根据这两天的报道,大概大城市当中真正的公共场所能够做到禁烟了,商场、体育场、车站等地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但要是深入各类饭店、酒吧,这事儿根本就是瞎扯。这种相对个人化一些的公共场所,禁烟等于少了生意,商家是不会乐意的,而消费者之间相互宽容也大于开放的公共场所,体现出一种其乐融融的太平景象。

  如果从哲学高度剖析国民性的话,大概会说这是咱这里公开与私下的表现不同,公开与相对私密环境下的表现不同。要是从更为世俗的观点来说,这是有令不行、行政命令无法贯彻的缘故,可以扯到法制建设上去。

  但作为一个烟民来说,这事儿倒是另有感悟。

  我是个自认还懂得一些公共秩序与公共道德的人,给女士开门、给老人让座的事情没有少干,甚至还时不时掏出稿费资助孩子什么的,但在酒桌上估计不太可能忍得住抽烟。前几天在宁波作讲座的时候,由于时间太长而实在是没有烟在手上就说不出话来,也在众目睽睽之下把烟点上了。

  一个公共场所无烟的社会,是一个必然在某些方面达成了共识的社会。正如民主法治一样,这样的社会共识是一种生活方式,其中包含了很多细节与具体的规定,这些细节与规定在一个大框架之下运行着,唯一的底线就是那种共识的边界。

  我们的社会是否在很多最基本的问题上达成了共识?这个共识可以是道德、可以是法律、可以是生活方式,可在这些领域当中,我们其实很难看到最起码的共识。有些是民间打算形成共识而官方死活不认可,有些是官方打算灌输的共识而民间觉得那就是狗屎。一个没有共识的社会,在生活当中就形成了一个“鸡尾酒社会”,整体看上去阶层分明,最多在两个层面相交的地方有所混合,各自的表达完全不在一个语境之下。

  实际上中国社会目前已经成为一个一层层向上仇富、仇权,同时一层层向下笑贫、笑弱的结构。每个阶层之间都无善意与共识,有的只有仇恨与藐视。不是社会的两极分化,两极分化的社会是有一极数量庞大、能够形成某种共识的社会,而是所有阶层都在不同层面上走向不同方向。

  在这样的社会当中,是不会出现真正现代结构的,就拿这件按说是可以形成共识的禁烟来说,由于没有那种不能对他人的权利进行侵犯的基本底线,以及从未有过尊重其他人选择的社会氛围,使得如此正当的行动,在基本的层面上很可能再次成为具文。

  这就是所谓有公德的社会与无共识的社会之区别,想要改变这种现状,必然会经过一个长期痛苦的过程,习惯一种公权力受到约束、私权利自我约束的生活。这种习惯,我们这里还没开始呢。

责任编辑:bufan

发表评论(共1条评论)
最新评论

热门排行

  • 国内
  • 国际
  • 本类